当前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四川某高校大二学生休学 创业成“副校长”(图)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4日     浏览次数:880次

       对着镜子,李宗文深吸了一口气,抱着一摞图书开始往自习室跑,一米五八的他,皮肤黝黑,脸上却始终一脸乐呵,“鲁迅的身高也只有158厘米嘛!”李宗文将衬衣扎进裤子,露出一条牛皮带,这身装扮和寝室松松垮垮的穿T恤衫室友相比,有点成熟过头,大家见面都喊他“李总”“李老板”,他也不介意,努力尝试和大家出入校园。
      李宗文今年23岁,还是西南财经大学的大二学生,每天出入寝室、教室,除了穿得成熟,行动轨迹和同学们别无二致。回到云南老家,他就要站到学校讲台,找回自己副校长的状态。
      寝室里的大二“副校长” 喜欢喝茶读史书
      不打游戏,不去操场,李宗文唯一的爱好就是去校门外茶馆,喝茶、读书。6月21日这天,和往常一样,李宗文提着一个棕色口袋,穿着白衬衣,朝着校外的茶馆径直走去,电梯直上六楼。找到一个位置坐下,服务员也不问他点什么茶,开口就问,“还是给你端一套茶具来哇?”李宗文咧开嘴一笑,打开棕色袋子,里面是朋友从西双版纳给他带的古树茶。
      喝茶,看书……一学期内,他就从图书馆借出160多本书,其中哲学、人物传记和历史是他借得最多的。刘邦、朱元璋是他最喜欢看的传记,“都是从基层发家的。”李宗文坦言,就连看一些电视剧,他也只喜欢历史剧,从西周一直看到明清。
      在寝室里,室友都已经大三,成了他的师兄,“他休学一年,听说是回去创业了。”室友潘同学告诉记者,李宗文还是比较健谈,有自己的想法,刚进校门时就给大家一种“老板气质”。“他总是一身西装。”潘同学说,虽然他不玩游戏,但还是能够融入这个集体。
      说到休学创业,担任通识教育学院辅导员的孔老师透露说,当时国家刚刚出台了关于大学生创业的一些政策,李宗文就申请要休学一年回云南宣威,说他在那边有教育项目。“劝了很久,都没能劝住。”孔老师说,学院领导只好到实地进行走访调查,确认他的创业项目后,才同意了他休学的请求。
      从培训班到民办中学 大二学生成立自己的学校
      在学校,李宗文只是西南财大2015级公共管理学院人力资源专业一名普通学生,回到云南宣威,他就要重拾宣威市东升实验中学副校长身份。“休学就是因为当时学校忙着拿办学资质,合伙人忙不过来。”李宗文所说的合伙人就是李宗庆,这个大学毕业回家创业的年轻人比他只大了6岁。李宗文在高中毕业后,找到了一家培训公司上班,得到了李宗庆的信赖。“我和他的关系已经超过了兄弟情义了。”
      李宗庆告诉记者,公司最危难的时候,李宗文将奖学金也投入了公司,后来又跟着一起帮助公司跑民办高中教育资质,“很多时候我们两人都感到绝望了。”李宗文说,社会经验不足,办学许可证一直没拿下来,一些资金开始撤离,两人经常半夜将车开到山顶,一根接一根抽烟,一句话也不说。
       经过一年多努力,资质最终还是拿到了,这所占地面积21344平方米的学校,已经初具规模。李宗文又开始游说自己初中退休的老师到学校来执教,招聘老师时还把高中老师拉来当评审。“现在学校已经有800多名学生,教职员工有80多人。”李宗文形容现在已经算是绝境逢生了。随着公司发展,他也成为了学校副校长。
     “学霸”创业史 高中就开始给学生补课
      从小学开始,李宗文在学校就一路领跑,班主任器重,连班干部都舍不得让他碰,怕耽误学业,成绩成了他唯一资本。2010年,进入高中之前,两千块的学杂费难住了他,家里一贫如洗,他一度想到了辍学去打工。东拼西凑进了城,李宗文开始四处找兼职。在班上,他的数学成绩一直拔尖,班上不少同学都会找他请教。据他介绍,班上有两个同学发现,他讲题能够听懂,而他们正好也准备在外面找老师辅导,最后干脆找到李宗文辅导。
     “一节课25元,两个人就是50元,一个月就能赚600元。”李宗文利用这些“补课费”完成了自己学业,然而,一位初中同学找他借4000块钱,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当时找班上同学凑了4000。”李宗文说,同学最后没能还钱,这些钱,让他负债累累。
      回到原点,他开始继续兼职,最痛苦的时候,两天都没饭吃,班上一些好心的同学开始将家里的饭菜打包,轮流给他送过来,这又让他扛了过来。
      从家境贫寒到重生 坚持最终笑傲最后
      老家在云南宣威市热水镇中村村,李宗文家仍然是泥瓦房,他自嘲说,“家里是村里最穷的。”他的父亲在昆明搬砖打工维持家里生计,母亲在老家种玉米一年也就挣个2000多元。在成都读书期间,李宗文通过高礼研究院认识了不少大学生创业者,相互交流、相互学习,他也开拓了自己视野,“机会不仅仅是给有准备的人,还是给那些能够坚持下来死磕的人。”李宗文在分享会中,总结了自己经验。
       在他初中毕业时,爷爷因为慢性支气管炎没钱医治,一家人只能看着老人奄奄一息,这件事情对于李宗文打击沉重,他痛苦了两个小时,他发誓要改变这一切。不过,就在他2013年高考结束后,超过重本线80多分的他选择了一家天津的大学,最终因为学费,他没有“北上”。就在这一年,他的父亲也因为工地上脊椎被钢筋所伤,回家养病,他不得不放弃学业回家照顾家人。
     “晚上十一点半从学校下自习,然后再去上补习班,教数学。”李宗文说,那段时间,自己既是学生、也是老师,从来没有在凌晨两点之前休息过,就这样,他仍然考了600多分,进入了大学学习。“现在学校每年已经可以盈利几百万了。”他告诉记者,自己想做的就是把教育产业做大,今后能够将自己扶贫的梦想在老家开展起来。

                                                          来源: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宦小淮 摄影记者 陶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