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览胜

灿烂文化 书写古今资阳万年传奇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5日     浏览次数:687次

 

 

 

 九莲灯

 堪家红莲高台狮舞

       35000年前的“资阳人”,作为四川人类文明的源头之一,开启了这片土地悠久的文化史。追根溯源,“资阳人”无疑是资阳最古老、最具国际竞争力、最能浓缩深厚文化的城市文化符号。从“蜀人原乡”出发,辉煌悠久的历史留下灿烂的文化,而文化的层层叠叠构建起了资阳别具一格的文化内核。文化的力量往往无法估量,古往今来,那些在资阳历史星空中璀璨永恒的文化之星,仍然光芒万丈书写着资阳的万年传奇——不仅照耀着资阳文化构建的内核与框架,也指引着资阳城市发展的脉络与方向。

  随着“蜀人原乡”的提炼、提出及内涵的不断丰富与完善,资阳这座年轻而古老的城市,在文化的航线上,算是真正找到了抵抗狂风暴雨的自信与抵达辉煌彼岸的方向。

  A“资阳人”

  开启资阳辉煌历史

  把挂在资阳历史墙上的时钟拨回到1951年3月16日。

  这个看似平凡的日子,对资阳、四川乃至整个中国人类文明史,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这天,当张圣奘教授从一摊污泥中拾起“资阳人”头盖骨化石时,也就拾起了资阳沉甸甸的人类文明源头;当他将头盖骨上的污泥洗净时,也就重新擦亮了资阳的辉煌历史。

  时光易逝,转眼间距离发现“资阳人”已60余年,虽然期间又在国内其他地方发现了诸如年代更加久远的“柳江人”等远古人类化石,但作为新中国成立后发现的第一个远古人类头盖骨化石,“资阳人”的考古与人类学研究价值究竟还有多大,仍然难以估量。但可以肯定的是,“资阳人”的发现为研究巴蜀文化提供了新的空间。

  “‘资阳人’是迄今为止在四川境内发现最早的新人化石,说‘资阳人’是‘四川人的始祖’,是可以的。”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长、著名考古专家胡昌钰的说法,无疑将“资阳人”的发现价值摆上了更高的层面。这样的拔高,并非凭空想象,如果说北方“北京猿人”的发现把中华民族的历史从炎黄时期向前推进了几十万年,那么南方“资阳人”的发现,则冲破了巴蜀神话传说的历史定界。

  可见,在历史的长河中积淀了35000年的“资阳人”文明符号,早已成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坐标,成为当代蜀人寻根问祖的精神原乡。那么依托“资阳人”为历史文化源头提炼的“蜀人原乡”,并非是空中楼阁,而是对多年来资阳城市文化发展情况进行的反思和考证,是具有资阳自身发展特色的文化个性,是厘清资阳城市发展脉络,指导城市建设走向,提升城市生活文化品位,进而塑造资阳城市形象的文化内核。

  平心而论,“资阳人”发现60余年来,资阳对“资阳人”的发掘与研究远远不够。不过可喜的是,资阳对文化的重新认识与构建,让“资阳人”在漫长的历史中开始重新发光发亮。筹建“资阳人”博物馆被列入资阳的“十三五”规划《纲要》,目前已正式启动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的编制和规划用地的论证工作。“资阳人”博物馆定位为综合性博物馆,兼具教育、陈列、研究功能,属永久性公共文化服务设施。我们期待着“资阳人”博物馆的早日落成,让资阳辉煌的历史以更加现代的方式庄重呈现。

  B 文脉传承

  积淀资阳高贵品质

  “资阳,历史文化悠久,35000年前,古老的‘资阳人’便开启了四川人类文明史。公元前135年西汉时期置县,后设州、郡,至今已有2100多年的建制史。哺育了东周孔子之师苌弘、西汉辞赋家王褒、东汉经学家董钧等历史名人,以及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外交家陈毅元帅,革命家曹荻秋,著名作家邵子南、周克芹、刘心武等现代英杰。”

  在资阳的城市推介中,如此对资阳悠久历史文化的推介不可或缺。这不仅是对资阳文化根源的追溯,也是对资阳文脉传承的精要展现。从这里,我们不难洞见资阳文化传承的精髓所在。

  据地质学教授、史前考古学研究员刘兴诗介绍,距今约35000年的“资阳人”处于晚更新世阶段,这个时期全球几乎被冰川主宰,气候条件十分恶劣,许多巨型动物在此间灭绝。而“资阳人”却偏安一隅,在一个或不全被冰川笼罩的角落开展着相对舒适的活动。无论当时的情况如何,值得注意的是,“资阳人”在恶劣的大环境下,生存下来了,这无疑需要巨大的勇气与斗争精神。

  这样的可贵精神,在资阳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生根发芽,成为文脉薪火相传不可或缺的内核之一。

  如果说“资阳人”的高贵品质与精神还显得过于抽象,那么苌弘便是这种精神在资阳的第一个生动具象的载体。《庄子·外物》中有这样的记载:“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而忠未必信,故伍员流于江,苌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典故“碧血丹心”所褒扬的正是苌弘这样忠贞坚定的仁人志士。

  在这里,可把苌弘的忠贞坚定,归结为一种高贵的品质。高贵品质的内核总是不变的,却在不同时代的不同个体身上有着不同的表现,这样的差异又是另一种高贵了——

  才华横溢的王褒,用诗情画意的精细笔触写就伟大辞赋来书写高贵;

  博古通今的董钧,凭借深厚的礼学素养授业传道来彰显人生价值和生命高贵;

  ……

  现代英杰陈毅、曹荻秋,用革命的鲜血汇聚铁血男儿大无畏的高贵;

  文坛巨匠邵子南、周克芹、刘心武,用划时代的作品为生命镌刻高贵。

  可以这样讲,正是这些“高贵”,构成了资阳文脉传承有序的高贵。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写道:“最让人动心的是苦难中的高贵,凭着这种高贵,人们可以在生死存亡的边缘上吟诗作赋,可以用自己的一点温暖去化开别人心头的冰雪,继而,可以用屈辱之身去点燃文明的火种。”对的,“高贵”点燃文明的火种,这让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资阳大地上沉淀的一切高贵品质,都是“资阳人”高贵品质的一种延续与升华。

  有了这样的高贵,资阳也就有了足够的文化自信与历史底气,向文化城市迈进。

  C 文化遗产

  续写资阳万年传奇

川剧“资阳河”

  文化遗迹能够证明文化曾产生过的力量和产生过的尊严。“资阳人”遗址无疑是众多文化遗迹中最古老而灿烂的代表,它产生过的力量与尊严,足以让资阳走过漫长的或艰苦或辉煌的历程。如果说资阳悠久的历史是灿烂的星空,那么“资阳人”遗址就是这星空中最耀眼的月亮,而这月亮周围还星罗棋布着一些闪闪发光的星星,比如鲤鱼桥遗址、龙垭遗址、汉代青铜车马、东汉石棺等。

  当然,文化的力量还必然催生文化的遗产,很大程度上正是这些文化遗产构建起了文化的尊严。悠久的历史、丰富的遗迹留下了太多的文化遗产,比如川剧“资阳河”流派、安岳石刻、安岳竹编、安岳曲剧、九莲灯、临江寺豆瓣、简阳羊肉汤……这些不胜枚举的文化遗产续写着资阳的万年传奇。

  鲤鱼桥遗址位于雁江区小院镇孙家坝,该处发现的竹鼠、东方剑齿象、犀牛和水青冈、青周、川桂皮以及木姜子等化石及石器20件,为旧石器时代遗物。龙垭遗址位于简阳市简城镇龙垭村,是四川第三处旧石器时代遗址,为今人带来大量2万至3万年前西南地区古人类的活动信息。值得一提的是,鲤鱼桥遗址紧邻“资阳人”遗址,而龙垭遗址距离“资阳人”遗址也仅40公里,且同属沱江流域,这无疑极大地丰富了“资阳人”的研究价值与世界意义。同时,被誉为“中国汉代第一车”的汉代青铜车马和国家一级保护文物东汉石棺等的发现,或可看作是“资阳人”文化积淀在历史长河中的一次次闪亮登场,十分惊艳。

  资阳这片古老土地上曾经孕育过的文明,无论历经多少风云变幻与大浪淘沙,最终也无法掩盖那些镶嵌在历史星空里的光亮。当站在位于安岳县毗卢洞的紫竹观音雕像下时,这样的信念更加坚定。

  有着“东方维纳斯”美誉的紫竹观音,世俗化风味很浓,具有人的美、神的仪,造像的工艺和雕技达到了令人叹服的层次。紫竹观音是安岳石刻群最具代表性的巅峰作品之一,安岳石刻的重要意义就可见一斑。精湛的石刻出自精湛的技艺,2008年安岳石刻传统工艺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便是最好的佐证。

  如果说“安岳石刻”是视觉上的文化遗产,那么川剧“资阳河”流派便是听觉上的文化遗产。“梨花落,杏花开,梦绕长安十二街。夜将和露立窗台,到晓来我辗转书斋外……”清代文化名人赵熙为资阳河写下的不朽曲目《情探》,被戏剧界奉为经典中的经典,至今听来仍然荡气回肠,不绝于耳。“资阳河”把高腔戏打造成了瑰宝,而高腔中又渗透着资阳各色人物的生活。乡野村夫井市商贩,每有闲暇,无不以哼唱“红鸾袄”“山坡羊”为乐;红白喜事都要请戏班子来唱堂会;至于茶馆夜间的“玩友”更是男女不限,老少皆宜,不怕荒腔走板,力争字正腔圆……种种文化现象足见资阳文化底蕴之深厚,足见川剧“资阳河”的艺术魅力之绝美。

  简阳羊肉汤则是味觉上的文化遗产了。一锅汤沸腾着一座城,以汤鲜、味美见长的简阳羊肉汤,有着独特的制作工艺,逐渐成为一座城市的招牌美味和人们的饮食文化,而逐渐闻名全国。

  资阳文化遗产丰富,我们不难从历史多个维度中窥见,“资阳人”开启的文明自始至终都延续着对文化与美好生活的探索与追求。

  且看,临江寺豆瓣传统技艺,安岳竹编工艺,安岳曲剧、九莲灯、指墨、舌画、乐至报国寺传说、苌弘鲶鱼烹调技艺、余门拳、沱江船工号子、张氏古琴制作工艺、石桥挂面制作工艺……一批批国、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确立与众多古老的文化遗迹交相辉映,共同续写着资阳的万年传奇。

安岳竹编

  欢迎品读《文化资阳》

  雄踞于巴山蜀水之间,西连成都、东接重庆的区域性中心——资阳,随着60余年前“资阳人”的发现,35000年的悠久历史,开启了四川人类文明史。公元前135年西汉时期置县,后设州、郡,资阳至今已有2100多年的建制史。从“蜀人原乡”出发,辉煌悠久的历史留下灿烂的文化,而文化的层层叠叠构建起了资阳别具一格的文化内核。

  本报推出《文化资阳》专刊,全面展示资阳文化资源,宣传资阳文化发展成就,通过系统地介绍资阳古今文化名人、特色艺术、文物精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等,提炼优秀文化符号、占据文化制高点,形成资阳独特的城市文化名片。 

                                                                                                   来源:资阳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