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商会信息

资 阳 地 建 信 息第32期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9日     浏览次数:352次


  第  32 

   商会秘书主办                            20171229      

 

   按:为贯彻落实中共19大精神,按照资地建发(2016) 13号文件要求,现将诚信2.0体系组稿编发,以期推动《守信自律等级单位》评选工作扎实有效。

之三:迈向诚信2.0,尚需跨过三道坎

    在国家的大力推动下,2.0版本的社会诚信体系正在向我们招手。但是,招手不等于握手。要真正迈向诚信2.0,至少还需迈过三道坎。

 打破“信息孤岛”,建设信用信息大平台

 社会诚信体系的建立,一大前提就是信用信息的搜集、整理和使用。一些专家和政府官员认为,信息慢、缺、散,各个部门掌握的信用信息难以整合,形成一个个信息孤岛,是我国迈向诚信2.0需要跨过的第一道坎。

 “一些地方的社会诚信体系建设还处于初级阶段,对各类信用信息的归集还不够及时。”江西省新余市文明办副主任孙时勇说,有的单位在上报监管信息特别是负面信息过程中,存在主动性不强、上报数据不及时,甚至漏报、瞒报等情况。

 近年来,浙江省温州市启动信用信息综合服务平台建设,形成政府机关、事业单位、社会组织、企业法人、自然人“五位一体”的信用大数据平台,建立了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信用信息共享机制。

 “建立信用信息共享机制,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并非易事。”温州市信用信息中心主任金宗来说,一些信息化程度较高的部门,在系统设计之初出于保密考虑,只给市一级开放了数据录入权,未给予其数据导出权。信用大数据平台需要使用这些数据,就要跟省级有关部门联系。“很多省厅部门最开始出于数据保密考虑并不愿意提供数据,都是反复‘磨’下来的。”

 在浙江台州,金融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已从最初的服务金融机构为主,逐渐拓展至信保、税务、外贸等各领域,功能也从原先的信息查询为主,增设了信用评分、诊断预警等。

 台州市长张兵说,打破信息孤岛,推进信用信息的共享和应用,首先要统一各部门的思想认识。信息共享是大势所趋,也是发展大局所需。政府部门都是公共财政供养的,各部门在工作中产生的信息,毫无疑问属于政府,而不能为部门所独有。其次,打破信息孤岛,关键是要让信用信息共享平台跑起来、转起来,发挥作用,只有如此才能持续。

 破解“九龙治水”,强化部门协同意识

 山东大学社会学教授王忠武表示,信用信息整合不到位,背后的根源就在于部门割裂。

虽然不少地方建立了多部门合作机制,但实际发挥作用有限。部门割裂、各搞一摊,协同意识不强,是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的又一道“坎”。

 山东一家商业银行负责人说,严惩失信才能让诚信发光,但在现实中,并不是所有的失信行为都得到严惩。“根源就在于部门协调不到位,九龙治水,最后谁都没治到位。”

 该负责人说,碰到一些贷款不还的“老赖”,银行只能到法院起诉,就算法院判决了,执行也很难。“你想限制老赖坐飞机,还得看民航等部门愿意不愿意办。一处失信、处处受限,说起来容易,一到落实执行层面,需要不同部门配合才能完成,而现在恰恰在部门配合层面有问题。”

 “有的部门依然延续过去单打独斗的监管思路,比如在市场监管部门实施‘双告知’后,后续监管部门不及时认领企业及跟踪监管,日常检查数据不及时反馈系统等等,这就影响了企业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协同推进。”江西省南昌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局长徐云辉说。

 金宗来认为,联合奖惩是推进诚信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国务院为此已出台了指导意见,一些部委之间也签订了备忘录,但在具体实行中,各部门对于如何开展联合奖惩仍存迷茫,一方面在法律上还有待完善,另一方面也缺乏案例指导,目前做得较多的是对守信联合激励。

 山东省发改委是山东省信用体系建设牵头单位,具体工作由财政金融处兼职负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该项工作的负责人表示,各有关部门都很支持信用建设工作,但每个部门都有一个独立的行业信用体系,行业内部信用信息如何综合、汇集是一大问题。

 该负责人说,不少部门限于人员紧张、信息化程度低等现实,其自身行业内部的信用信息整合仍未实现。另外,信用工作机构不健全,人员编制不到位也是一大制约。作为全省信用体系建设牵头单位,财金处人员、精力、经费都很有限,而各市发改委基本没有专门的内设机构和专职人员。

 建设“诚信政府”,加强示范引领

 政府诚信、企业诚信、个人诚信,在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中缺一不可。“在所有的诚信当中,政府诚信处于核心地位,是社会诚信体系的先导和表率。”山东省社会学学会副会长马广海说,当前政府诚信建设任重道远。“迈向诚信2.0,还要迈过政府诚信这道坎。”

 一段时间以来,“一任领导一套规划”成为部分地方的官场潜规则。新官上任三把火,往往暗含对前任部分决策的扭转甚至否定。加之政务活动中存有缺乏实效的措施、说了不做的表态、伪造指标的成绩、隐瞒实情的通报等,长期为人民群众所深恶痛绝。

 马广海说,政府带头讲诚信,就能发挥正面示范作用,引领全社会的诚信建设。如果政府带头不讲诚信,将导致社会个体间、市场主体间相互忌惮,长此以往,自然是世风日下。

 去年底,国务院《关于加强政务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公布,提出建立健全各级人民政府和公务员政务失信记录机制,将各级人民政府和公务员在履职过程中,因违法违规、失信违约被司法判决、行政处罚、纪律处分、问责处理等信息纳入政务失信记录。

 温州市长张耕说,应从全面建立政务诚信和公务员诚信记录制度入手,加强各领域政府信用建设,广泛开展信用示范县(市、区)、示范镇(街道)、示范村创建工程,树立“信用政府”良好形象。

 北京大学中国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说,政务诚信是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的重要引领和示范。相比企业诚信和个人诚信,老百姓对政务诚信的要求更高。他认为,除了政府、公务员要进一步提升诚信意识,加强个人约束,做好引领示范外,政务诚信至少在两方面还有待加强。

 一是政务过程的公开和透明化。“现在政府很忙,但很多老百姓却不知道政府在忙什么。”章政说,所有的国家权力,除法律有规定的之外,都应在阳光下运行,政府应尽最大可能公开信息,让老百姓知道政府做了什么,是怎么做的。

 二是政府要为社会提供信用产品和信用服务。章政说,政府现在掌握大量信用资源,这个资源不能仅仅搁置在一旁,而要让各个部门的信息在合法合规前提下予以公开,“这些信息对企业、居民作判断、作决策有很大帮助,要让这些信用信息为百姓服务”。

 

 

发:各会员单位。

送: 市工商联、市住建局、市民政局、市工商局。